因为他已经没有机会赎罪了

“我望着她,望了又望 ,昔日如花妖女,现在只剩枯叶还乡,苍白 臃肿 混俗 ,
腹中的骨肉是别人的 ,但我爱她 ,她可以褪色,可以萎谢 ,怎样都可以
,但我只要看她一眼 ,万般柔情,涌上心头。”

Jeremy
Irons绝望地望着曾让他疯狂的女孩,如今这女孩退化成一个庸碌被磨损的普通女人,昔日的狡黠、艳丽、放荡、灵气都消失了,但这一切并不妨碍他依旧爱他,或许我们所谓爱情,终究只是爱上爱情本身吧,有几个人会全身心爱上所谓对方实体呢,在对方身上找到自己想要的,爱情就发生了,就像他第一次看到她身穿几乎透明的裙子趴在洒水的草地上时,他就被击中了,于是疯狂开始了。

他不考虑任何后果地,用视线追逐她偷窥她,为不经意间的细微身体碰触而激动,写那些疯狂而愚蠢的文字,不惜成为她的继父,不惜和他心里极厌恶的“fat
cow”睡在一起,他不计一切地宠溺着她,他拒绝不了任何她的任何要求,只要她眼神迷离地看着他,只要她用纤纤玉手轻轻一触,他就立刻崩溃了,她是他的命里克星,但乖戾任性的她还是爱上别人离开了,没有告别没有解释,他像着了魔似的到处寻找未果,直到三年后已结婚快成人母的她写来求助信,他才发觉梦彻底碎了,谈起当年的离开,她依旧一脸幸福地说“我唯一爱过的就是他“,他面如死灰”那么我呢?”她没有回答,已经很清楚事实了,他最后不死心问“有没有一线机会跟我走?”她微弱然而坚决地说“没有”,他终于绝望,Jeremy
Irons的演技好就好在此,他的眼里写满了无望后的空洞,他的表情仍是隐忍的,但眼神已告诉我们,这个变态的故事必须有一个决绝的方式来结尾,因为他已经没有机会赎罪了,哪怕只是为了一自私的理由重聚而赎罪,他茫然而坚决地结束了当年那个带她走的放浪男人,然后浑身鲜血地一路摇晃开车前行,那些曾深深激荡过的巨大情感正燃烧成熊熊火焰将一切焚烧殆尽,他将车开进田野,站在悬崖边,“最后我听到了一群儿童的欢笑声,使我悲哀的,不是我的身边没有洛丽塔,而是在这欢笑声中没有她”。

不久前看过原著的,这是我看完书后的评论“最吸引我的是病态狂热的氛围,幽暗无序疲倦混乱的叙述.在北美波澜壮阔的大地上纵横驰骋,在各个motel里流连忘返,在卑微纵欲里跌宕起伏,他完成了对”性感少女”的全部想象,他可以毫不顾忌地念叨”洛丽塔,我的火”,全身心地不顾一切地癫狂地饥渴地拥抱焦虑地.在某些再细微不过的间隙,它击中了我.”,我认为98年这个版本基本表达了原著精神,演员也到位,再次证明纳博科夫不愧是大师,任何时代都不过时。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欢乐分裂
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You can leave a response,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.

Leave a Reply

网站地图xml地图